香港刘伯温推荐六肖

茶余饭后 · 畅聊湘潭⑧ · 雪阳印记 |麻石古道东坪镇 如诗如歌


更新时间:2022-01-13  


  原标题:茶余饭后 · 畅聊湘潭⑧ · 雪阳印记 |麻石古道东坪镇 如诗如歌古井情

  东坪镇,地处湘潭市岳塘区一隅。镇内的老街、石巷子、麻石古道、古井、米包子、豌豆粉等,知道的人不多,生活在东坪镇细巷子的60岁的曹友丰、62岁的朱建筑以及65岁的孙友善(孙克基之孙)等老人却向雪阳先生隆重介绍,说那里曾经是河湖交错,水网纵横,小桥流水、古镇小城、田园村舍、如诗如画。听到这样的推荐,笔者迫不及待,抽时间,专程走读。穿过细巷子,在促狭的小山包上发现了麻石古道与古井。当我脚踏麻石古道遗迹,漫步被水泥填平了的麻石古道,仔细聆听了世居石巷子,年过90多岁的倪香玉老人叙述东坪古井群鲜为人知的故事.....回忆着、搜索着,以《麻石古道东坪镇,如诗如歌古井情》为题记之、述之、传之。

  东坪镇,悠久历史可上溯明代,曾是湖南与两广(广东、广西)交通的转达地。镇内有东坪横街、汽车站、码头、麻石古道、孙家大院、寺庙等基础与文化设施。在横街东面,通过一条黄泥砂石公路,由东坪汽车站直通省城长沙;在横街南面,有一条长达6KM里的麻石古道,自东坪码头通达下摄司码头;在横街北面,通过东坪码头,可横渡湘江,与窑湾码头,以及码头里的潭宝汽车站实施旅客零换乘对接。在这里,地理与交通优势独特,江中帆影如梭,江岸丛林,码头繁荣。在这里,南接株洲、衡阳,西通邵阳、娄底,北通长沙、岳阳。在这里,宝塔岭、树荣街、张公庙、伞把岭、麻石古道等,都小有名气。在这里,米仓、盐仓以及米包、米凡子等小吃,妇孺皆知。在这里,横街集市繁荣,麻石古道两旁的柳树葱郁,在道上营生的挑箩夫、找树夫、人力车夫,人来货往,络绎不绝。

  东坪镇,曾是南北商贾商贸之重镇,在湘江岸边,竹木成林,也是摇船工、捆排工聚居地。他们靠湘江为生,深悉水性,从少就练就了一身武艺,一则强身健体,www.319222.com,二则保家护业,三则出任有钱人家的护院等等,曾有“的士不愿载东坪镇客”可以佐证这里的遗风。

  据了解,东坪麻石道曾修建于明代末年。麻石道至清代都是湖南重要的民间商贸通道,主要运送以木材、食盐、绿茶、布匹、丝绸、瓷器等交流极为频繁的大宗商品,是一条非常重要的民族经济文化交流走廊,在清朝乾隆年间进入极盛时期。

  在石巷子周边,至少有5口古井,但最有故事的还数石巷子258号处的这口古井。井里的水清凉可口,巷子里的人都到这儿取水。古井像一位温情的母亲,用她的甜美的乳汁哺育着她的儿女。

  据倪婆婆回忆,在50年代,每天从晨光熹微到暮色降临,取水的人络绎不绝地从她家门前走过,桶儿叮叮当当,扁担吱悠吱悠,像一支支快乐的乡间小曲。门前的路面湿漉漉的,老是像刚下过一场春雨。她家的邻居当时是一对年过六旬的老人。男的是个老党员,在抗日战争时期腿负过伤,走路一瘸一拐的;女的又矮又瘦,身子很单薄,简直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似的。老两口只有一个女儿,在外地教书。乡亲们见两位老人用水困难,这个帮着挑一担,那个帮着提一桶,老人的水缸总是满满的。两位老人多次表示,要给帮他们挑水的人一些报酬,可是谁也不肯接受。

  “日子长着哩,俺们不能总让大家白出力气呀。”老两口带着歉意说。“那口古井给人们出了多少力气?可它从来没跟人们要过报酬。”乡亲们总是这样劝说两位老人。

  同时,这口古井也曾是东坪粉厂的取水井。用井里的水制造的豌豆粉,不仅质地细腻滑嫩,色泽姜黄,口感有豌豆的特殊芳香,而且具有补中益气,解毒利用的功效。适用于小便不畅,下腹胀满,消渴,妇人乳闭等症。但因东坪粉厂经营管理不善,于80年代破产倒闭,这口古井也因一小孩子落井身亡,目前,被人用杂物盖住。

  是的,这多好的一古井啊,倪婆婆叹道。这口古井,它不仅为乡亲们提供着生命的泉水,提供东坪粉厂生产用水,还陶冶着乡亲们的品格,使他们懂得应该怎样做人......

  在20世纪60年代,随着湘潭第一大桥等公路交通的不断完善,麻石古道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。随着岳塘区对东坪文化名镇申报工作的开展,也随着笔者《故事湘潭》写作的进展,以及人们喜欢返璞归真的朴素与自然,麻石古道、东坪古井又渐渐成为湘潭市民休闲、养生的热话题。同时,古街、古井、稳定两波中特,传统手工艺等也蕴藏着可开发的东坪文化遗产。虽然,笔者此次东坪探古之行,只能在石巷子里,找到些残缺不全的麻石古道,找到了一口与保护不尽人意的古井,以及所发生的故事等。但是,古井不远处的荫梓屋场,曾是中共地下党工委机关等,其故事与景色同样精彩、动人。

  站在石巷子街头,雪阳先生发现:这里的麻石道,九曲十折,记载着古树飘香。行走其中,回忆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,给人有一种诗意般的感觉。笔者慢慢走,随手拍,静静感受这里的气息……是的,在古时,这里是盐贩、马夫、摇船工、捆排工等人必经之路。这里的古井群落,见证着这里曾经的繁荣。在过去,这里的“街景”同样美如画。可如今,这条数百年的麻石古道,只将它的遗迹与遗址留给了世人。踏上麻石遗迹,仿佛依然能看到往昔的景象。在这些景象里,在川流的人群里,似乎有与众不同的一群人,对外界、对未来期望最大的那些莘莘学子:油灯下苦读数载,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金榜题名吗?而这麻石古道,正是他们通向希望,是连接现实与未来的桥梁。

  此时,仿佛一副画面在我眼前:头系方巾、身着青衫的学子们,背着褡裢,褡裢中还插着把油布伞,聚集东坪横街,准备北上。此时,细雨飘下,他们却忘了撑起伞来,只是回望,回望故乡这小村落。此去经年,不知何时才会回转来,兴许,今生再不会回来了。“司马青衫”,也湿了额头、面庞,竟不知是雨,还是泪?少顷,只有清瘦的背影沿着石巷子,渐行渐远。但麻石、古井依旧,只是米包子、豌豆粉等小吃不再,只留存在老人们的记忆里。

Power by DedeCms